国琴网首页 > 新闻 > 诗词丨苦乐人生,悲欢自渡

诗词丨苦乐人生,悲欢自渡

林清玄在《人生最美是清欢》里说:“以清净心看世界,以欢喜心过生活,以平常心生情味,以柔软心除挂碍。”


人生山长水阔,时光兜兜转转,我们渐渐领悟:人活的,就是一份心情、一种心境。

生活里,烦恼总是难免,但心里的锁总要自己解开,阳光才能流泻进来。

苦乐人生,终须自渡。


  • 所有过往,皆为恩赐。


夜饮东坡醒复醉,归来仿佛三更。
家童鼻息已雷鸣。
敲门都不应,倚杖听江声。

长恨此身非我有,何时忘却营营?
夜阑风静縠纹平。
小舟从此逝,江海寄余生。

——宋·苏轼《临江仙·夜饮东坡醒复醉》

苏东坡一生中的大部分时光,都是在贬谪中度过的,但是艰苦的生活并不能打压一个“无可救药的乐天派”,他总能把生活过得悠闲如诗。

需知:人生的路就像心电图,没有蜿蜒曲折可不是什么好事。

生活不会永远天朗气清,人生的每一段路,都是一种领悟,所有的过往,都是岁月的恩赐。


春去秋来,红尘如梦。你能留给岁月的,岁月能留给你的,除了最好的自己,别无他物。

正如李白笔下的《宣州谢脁楼饯别校书叔云》

弃我去者,昨日之日不可留;
乱我心者,今日之日多烦忧。
长风万里送秋雁,对此可以酣高楼。
蓬莱文章建安骨,中间小谢又清发。
俱怀逸兴壮思飞,欲上青天览明月。
抽刀断水水更流,举杯销愁愁更愁。
人生在世不称意,明朝散发弄扁舟。

有人慨叹生活不尽人意,不如意事常八九,可与语人无二三;有人叹息时间太快,林花谢了春红,太匆匆。

与其悲伤焦虑,不如用心生活,过好生命里的每一天,将每个最平凡日子开成花。

无论时光如何流逝,无论生活如何不顺,始终做一个灵魂自在的人,不言悲喜。


  • 所有美好,都在路上。


莫笑农家腊酒浑,丰年留客足鸡豚。
山重水复疑无路,柳暗花明又一村。
箫鼓追随春社近,衣冠简朴古风存。
从今若许闲乘月,拄杖无时夜叩门。

——宋·陆游《游山西村》

陆游被罢官返乡之后,并不心灰意冷,反而在农村生活中感受到了久违的希望和光明。

前半生山重水复,后半生柳暗花明。今天的苦痛,都会成为明日的欢喜。

虽然我们总说:生活就像新闻联播,不是换台就能逃避得了。

但也要相信:水到绝境是风景,人到绝境是重生。心存希望,才可见光明。

正如刘禹锡笔下的《酬乐天扬州初逢席上见赠》:

巴山楚水凄凉地,二十三年弃置身。
怀旧空吟闻笛赋,到乡翻似烂柯人。
沉舟侧畔千帆过,病树前头万木春。
今日听君歌一曲,暂凭杯酒长精神。

清清浅浅人生路,简简单单随缘行。

人生总是一程又一程,人永远回不到过去,只能不断凝望未来。

生活也许未能尽如人意,但也始终相信:黑夜的尽头是黎明,熬过所有的苦,便会遇见所有的好。


  • 所有冷暖,皆可自知。


少年不识愁滋味,爱上层楼。
爱上层楼,为赋新词强说愁。

而今识尽愁滋味,欲说还休。
欲说还休,却道天凉好个秋。

——宋·辛弃疾《丑奴儿·书博山道中壁》

卡耐基说:“人生如行路,一路艰辛,一路风景,你的目光所及之处,就是你的人生境界。”

需知:人生就是,昨天越来越多,明天越来越少。

生活不是比武,不必与谁争个高下;生活不是擂台,不必与谁决一胜负。

生活如饮水,冷暖自知,温度适合自己,便是最好。

正如李白笔下的《独坐敬亭山》:

众鸟高飞尽,孤云独去闲。
相看两不厌,只有敬亭山。

有风有雨的日子,才承载了生命的厚重;风轻云淡的日子,更适于静静领悟生活的美好。

尝遍这世间冷暖,才能真正领悟一颗恬静如初、温润如玉的心。

往后余生,掬一捧清水,握一份淡然,盈一眸清远,静以修身,随遇而安。


  • 所有风雨,都会度过。


莫听穿林打叶声,
何妨吟啸且徐行。
竹杖芒鞋轻胜马,谁怕?
一蓑烟雨任平生。

料峭春风吹酒醒,
微冷,山头斜照却相迎。
回首向来萧瑟处,
归去,也无风雨也无晴。

——宋·苏轼《定风波·莫听穿林打叶声》

人生总有风雨,苏轼却不以为意。

他说:我有草鞋轻胜马,我有蓑衣穿雨行,风雨自来,我自从容。

人不会苦一辈子,但总会苦一阵子。许多人为了逃避一阵子,却苦了一辈子。

其实,人生的风雨和自然界的风雨没有不同,都是一会晴天一会雨天,习惯就好,看开就行。

正如李煜笔下的《乌夜啼》:

昨夜风兼雨,帘帏飒飒秋声。
烛残漏断频欹枕,起坐不能平。

世事漫随流水,算来一梦浮生。
醉乡路稳宜频到,此外不堪行。

风雨交加的夜晚,沦为阶下囚的李煜辗转难眠。

想来,生活如一场梦一般,一夜之间,荣华富贵化为乌有,独留惆怅与哀思。

但,愁有什么用呢?若整日耿耿于怀,每夜辗转反侧,怎对得起,这花好月圆的美好人间?


  • 所有悲欢,皆可自渡。


明月几时有?把酒问青天。
不知天上宫阙,今夕是何年?
我欲乘风归去,又恐琼楼玉宇,
高处不胜寒。
起舞弄清影,何似在人间?

转朱阁,低绮户,照无眠。
不应有恨,何事长向别时圆?
人有悲欢离合,月有阴晴圆缺,
此事古难全。
但愿人长久,千里共婵娟。

——宋·苏轼《水调歌头·明月几时有》

人世的悲欢离合,月亮的阴晴圆缺,从来都无可奈何。

一如李叔同的《送别》中唱到的:“人生难得是欢聚,惟有别离多。”

正所谓:世界上只有想不通的人,没有走不通的路。

谁一辈子能没点儿遗憾呢?世事岂能尽如人意,但求无愧于心。

正如王维笔下的《终南别业》:

中岁颇好道,晚家南山陲。
兴来每独往,胜事空自知。
行到水穷处,坐看云起时。
偶然值林叟,谈笑无还期。

没有路走了,就坐下抬头看看云吧。

既然无处可逃,不如喜悦;既然没有净土,不如静心;既然没有如愿,不如释然。

人生注定不会圆满,静下心来,把心放宽,然后,继续面对生活。

不求时时圆满,但求事事心甘。


杨绛先生说:“人生最曼妙的风景,是内心的淡定与从容。”

所以,别怕明天不会更好,别怕人生路上没有好风景。

不管有没有人欣赏,有没有人鼓掌,哪怕暂时看不清前方的路途,都要沉住气,静下心,给自己打气,一路向前。

余生漫漫,愿我们活得温暖绚烂,活成最美的模样!

文字来源 | 诗词天地·见三
图片来源 | Jason Zou


  • 手机查看

    扫一扫 手机查看

  • 收藏

评论 0条评论

0/300

    TA创建的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