国琴网首页 > 新闻 > 清赏 | 漫漫而慢慢,便是冬天的伟大

清赏 | 漫漫而慢慢,便是冬天的伟大

在冬天,有些故事走到了结尾,却留许多心绪厮磨翻滚,随着时间的灰烬,沉淀下去,复又纷飞开来。


冬天漫漫,人在茫茫的迷途里,寻找着归宿。冬天是漫长的,冬天是散漫的,冬天也是浪漫的。人在冬天,可以忘却功利,不抱目的,只在阳光下坐一会儿,也是一件幸福的事。冬天适合做一切事情:把回忆写成诗,把孤独谱成曲,把灵感绘成画。


冬天是这样的季节,它让万事万物慢了下来。动物在维持生存以外减少了不必要的活动,植物连呼吸的力度和频率都降到了最低。人类会放慢生活节奏,减少工作与社交,给自己放松与休憩的契机,静下心来发现和思考。


冬天的骨子里,是悠闲的,是散淡的,是诗意的。冬天仿佛有一种治愈的力量,让所有生命放缓脚步,躲进自己安稳的角落,在静好的光阴里,等待灵魂跟上来。


漫漫而慢慢,以冬天的名义,我们如此生活。


四季更替,是大自然的规律。张弛有度,亦是生活之道。


春种、夏耘、秋收,每一季都是紧张忙碌的。到了冬天,在这个不再适合户外工作和活动的时节里,大自然为我们调节了另一种生活节奏,治愈和修复消耗了一年的灵魂和身体。


冬天的幸福,便是慢慢地,过出生活的真正滋味。



汪曾祺有一本散文集,取名《慢煮生活》,感觉用它来形容冬天,很是恰切。如果把冬天的生活比作烹饪,那它一定是适合文火炖煮的。


一到冬天,家里都会用最丰盛的原料煲一锅汤,或用最细致的心思炖一只鸡,精心调制,小火慢炖,以求保留住最大的营养和鲜香味,让健身养生的功效更胜一筹。


烹饪的要诀,在于火候。让美味沉淀下来,非慢炖不可。冬天无需心急火燎,我们也不介意好事几度多磨,只等慢慢享受付出带来的收获。在坚忍的小火慢炖中,我们去把握恰到好处的分寸,拿捏若即若离的沸点,直到炖出成功的美味,也好似完成了一次修行。



冬日金寒水冷,焖炖更宜登堂入室。在严寒的大世界里,我们踞于自己的小空间,总有些日常的观照,令我们享受温暖,体察心意。


白居易在《负冬日》里说:“杲杲冬日出,照我屋南隅。负暄闭目坐,和气生肌肤。”屋里洒满阳光的味道,你可以闭目养神,在脸上敷一层暖色,洗涤心上的尘土。许多繁忙时无暇处理的疑虑,可以再拿来梳理。一些珍贵的瞬间,也值得单独提取出来,细细回味,再嵌入记忆。


冬天的生活,就是要一直往深处过。像一盅慢火烹制的佳肴,煮到入味,炖至酥烂,让情味妥帖入心,待时间酝酿出质变。


有时候,人在冬天慢下来,是身不由己的。冬天不便出行,不宜户外活动,把我们逼回屋子里,再塞给我们大把的时光,让我们学会与之相处。


冬天或许是消极的,但“无事可做”的人们总还是有法子,在慢下来的季节,度之以轻松闲适,把消沉的冬天过得诗性盎然,活色生香。围炉,雅集,赏雪,画消寒图,古人的情趣,仍可谓今生之乐事。



明人懒残师有诗道:“深夜一炉火,浑家围圞坐。煨得芋头熟,天子不如我。”一家人围炉向火、边吃边喝的逍遥快活,真是给个皇帝都不换。


《燕京杂记》里记载,文人会在冬月,轮流请客聚会,谓之“消寒”。有九位志同道合的朋友聚会,大家轮流作东请客,九天聚会一次,围炉饮酒,也会有各种主题,或探梅、或赏雪,等大家都当过东道主之后,寒冬也就过去了。


这种消寒方式,很像“九九消寒图”这种游戏从宫廷流行到了民间,可谓雅俗共赏。有的写字消寒,如“亭前垂柳珍重待春风”、“春前庭柏风送香盈室”,各九字,每字九笔,用轮廓勾出,自冬至进九开始,每日填一笔,填完一个字便过一九,九个字填完,春色已经深了。


有的画图消寒,或画八十一个圆圈,组成某个吉祥图案;或画素梅一枝,共八十一个花瓣,每日染上一瓣,待一枝梅全部绽放,便寒尽春回了。



席勒说,“人只有完全游戏的时候才是完全的人。”似乎有给“玩物丧志”平反得矫枉过正的意思,但我还是要承认,我很欣赏这句话。


人在闲暇状态里,会有不同感受:可能生出一团欲火,也可能引发空虚苦闷。游戏是一种人生状态,一边消解空虚和无聊,一边获得娱乐、情趣,及至风雅。冬日游戏,消闲而怡情,仿若我们安放灵魂的田园,关怀着我们自己的人生和周遭的世界。


消寒,消寒,冬天的寒,是要一点一点消的。昔日的人,连游戏都不急不缓,我们是不是可以在冬天变得更加耐心一些?慢慢记录自己的生活与心情,一笔,一笔,还原我们内心的样子。


宇宙原本廓然空寂,然而人们从来不甘于此。


漫漫的冬天,天寒夜长,萧瑟寂寥,但是在人们心里,却可以有风和日暖、草木欢歌,把每一寸光阴过得富饶美丽。


 

在冬天,万物被赋予了冰冷的一面。也是在冬天,任何细微的暖意,都容易被我们无限放大。


冬天的我们,在慢下来的节奏里,走进了内心,满足于小确幸的欣喜。我们愿意把更多时间用来独处,或是分给家人和好友,徜徉在慢悠悠的时光里,仔细推敲着人生的韵脚。


曾经,王子猷慢慢悠悠地,创造了历史上一个传奇的雪夜。大雪纷飞的夜晚,他突然想起戴安道,于是乘船去访。行了一晚才到,却不进门。人问其故,王子猷说了那句:乘兴而行,兴尽而返。那般心满意足。


每想起这个故事,画面里仿佛整个宇宙都变慢了。或许,每个人的冬天,都要有一只在雪夜里缓慢行进的船,仿佛要带着我们去某个地方,却在辨不清的方向里,在乘兴尽兴的路上,构起了一个圆足的世界。


漫漫的冬天,苍茫而梦幻。慢慢的人儿,精致而浪漫。



诗人说,春天的特色,只有在冬天才能认清,在火炉背后,才能吟出最好的五月诗篇。


在冬天,我们穿越寒冷,去遇见最想见的人,去记录最本真的生活,去书写最隐秘的心事。我们在生命里放几颗活动的种子,在静寂的角落安然休憩,等待下一个春日重新舒展。


冬天如此冷酷,却令我们格外温暖。冬天创造了太多束缚,却让我们如此无拘无束。


世界如此之远,内心如此之近。漫漫而慢慢,便是冬天的伟大。


编辑 | 丘畔


  • 手机查看

    扫一扫 手机查看

  • 收藏

评论 0条评论

0/300

    TA创建的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