国琴网首页 > 新闻 > 说起弹古琴,我们还没有古人来得浪漫~

说起弹古琴,我们还没有古人来得浪漫~

无论是儒家典籍里说“士无故不撤琴瑟”,还是文人笔记里写,“琴为书室中雅乐,不可一日不对清音居士谈古”都说明在文人的心中,琴很重要。无怪古人说,一间书屋里,无论能操或不善操,亦当有琴。

文徵明有一幅画,叫《停琴待月图》,画里,一个人孤身坐在亭中,琴与书都在,周围山石草木都已安静,应该是快到晚上了。他刚刚停下了弹奏,头望向了正黄昏时的天空,静静地等待月亮升起。



想必那一刻,不是为别人,只是自己由心声到琴声,与月色相应,与周身风物相应,觉察到自然万物和自己的心,都是那样安宁恬静。当自己与自己在一起,琴就是友伴,心并会不孤单。

所以白居易说,七弦为益友,两耳是知音这七弦琴就是我的挚好友,我的两耳就是我的知音。自弄还自罢,亦不要人听。我自己弹琴的时候,没有先想着要弹给谁听,因为首先它是给我自己听的。



陶渊明也很爱琴,他也有一张素琴,但没有琴弦,也没有琴徽。携琴赴会,别人问起时,他就回答:但识琴中趣,何劳弦上音,吾辈业琴,不在记博,惟知琴趣,贵得其真。

或许这也是文徵明画里那位可爱的人,之所以要停下琴来,等待月亮的原因。此时此刻,自己的心就在这里,明月在,修竹在,清夜在,松风在,一切都那么丰盈、真性,鼓不鼓琴,已经不紧要了。


图片来源 | 不秋草堂

  • 手机查看

    扫一扫 手机查看

  • 收藏

评论 0条评论

0/300

    TA创建的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