国琴网首页 > 新闻 > 中国琴学研究 | 古琴的艺术审美在文物上的体现,有被惊艳到!

中国琴学研究 | 古琴的艺术审美在文物上的体现,有被惊艳到!

琴与文学、绘画、书法等艺术形式是相通的,与哲学、伦理、宗教等精神追求也是相通的。《四川通志》记载:“琴最于蜀,制者数家。唯雷氏而已。”雷氏第一代有雷霄、雷俨、雷绍、雷威4人,均为开元年间制琴能手,合并雷震、雷文、雷迅、雷会、雷玉5人,有“蜀中九雷”之称。北京故宫博物院郑珉中先生认为,我们国家今存可认定为唐琴者应不超过18张,而雷琴者约7、8张。


唐朝琴器斫制较普遍,既有宰相李勉一类的官宦,也有专业斫琴家族西蜀雷氏,再到文人、雅士和工匠。琴乐的普及使琴器斫制和琴器审美整体水平得到提高,唐朝人把琴器制作推到了后世难以超越的高峰。唐朝斫琴代表首推四川成都的雷氏家族。雷氏琴器为历代宫廷内府、文人雅士所珍赏,也成为后世斫琴师推崇的典范。“大雷”“小雷”“松雪”“春雷”“九霄环佩”等都是国宝级的唐琴。元稹在《小胡笳引(桂府王推官出蜀匠雷氏金徽琴请姜宣弹)》诗中盛赞云:


雷氏金徽琴,王君宝重轻千金。

三峡流中将得来,明窗拂席幽匣开。

朱弦宛转盘凤足,骤击数声风雨回。

哀茄慢指董家本,姜生得之妙思忖。

泛徽胡雁咽萧萧,绕指轱辘圆衮衮。

吞恨缄情乍轻激,故国关山心历历。 


唐代大诗人李白在一千多年前也曾写下《听蜀僧濬弹琴》的咏琴诗作: 


蜀僧抱绿绮,西下峨眉峰。

为我一挥手,如听万壑松。

客心洗流水,馀响入霜钟。

不觉碧山暮,秋云暗几重。 


诗人写出了四川峨眉峰下唐琴的潇洒风度和恢宏气势。琴声有如千山万壑间轰鸣的滚滚松涛,又像是滔滔不断的流水涤荡着听者的心魂。诗人陶醉于如此惊心动魄的音乐世界,忘却了现实中的一切,直到曲终的袅袅余音,仍像是远处钟声在回响。诗人这才如梦初醒,蓦然发现碧绿的山峦被秋云所盖,暗了下来,原来时光在琴声中悄然流逝,不觉已是黄昏时刻了。


四川博物院有一张唐琴,曾被元朝中书令耶律楚材拥有过。耶律楚材是契丹贵族,蒙古灭辽国后跟随成吉思汗征战,最后在元朝做高官中书令(相当于宰相)。耶律楚材的古琴老师是弭大用和苗秀实、苗兰父子,喜弹《水仙操》《秋水》《广陵散》等琴曲。耶律楚材留下的诗文《湛然居士文集》里有首诗这样写:

 

寂寞河中府,清欢且自寻。

麻笺聊写字,苇笔亦供吟。

伞柄学钻笛,宫门自斫琴。

临风时适意,不负少年心。

(得故宫门坚木三尺许,斫为琴,有清声。)


 耶律楚材曾斫琴,这点和唐朝的宰相李勉相同。不过李勉斫制的琴器在后世得到青睐,收藏的记载可以追溯到清末。耶律楚材斫制的琴器见于他自己的记载,后面不知下落。 


“石涧敲冰”七弦琴(正面)


“石涧敲冰”七弦琴(背面)


唐代“石涧敲冰”七弦琴(图1、图2)是四川博物院传世唐琴之珍品。琴为灵机式,桐木面,呈紫粟壳色,通体均呈小蛇腹断并有梅花圈纹,鹿角灰漆胎。底为梓木,岳山、承露、龙龈、焦尾均用檀木镶嵌而成。嵌螺钿十三徽。龙池、凤沼为长方形,两枚雁足呈柱础形。琴底颈部阴刻行草“石涧敲冰”四字,喻其出音清亮、清澈、清越。龙池下方阴刻篆书大印“玉泉”二字。经故宫博物院专家郑珉中先生考证,该琴曾为耶律楚材所收藏。耶律楚材官至元中书令,曾在北京西郊玉泉山居住过数年,得此琴后名之“玉泉”。 “石涧敲冰”琴形制浑厚、古朴、凝重,有典型的唐琴风韵,声音纯正圆润,不仅有极高的艺术价值,也为我们研究唐琴提供了重要史料。1991年曾被选送新加坡参加“丝绸之路——唐代文物精华展”。1996年经国家鉴定委员会专家鉴定,定为一级文物。 耶律楚材(1190—1244),字晋卿,号玉泉,法号湛然居士,燕京(今北京)人,元代琴人、诗人。《元史·列传》载:“耶律楚材,字晋卿,辽东丹王突欲辽太祖耶律阿保机的八世孙。是元代中书令(宰相)。楚材生三岁而孤,母杨氏教之学。及长,博极群书,旁通天文、地理、律历、术数及释老、医卜之说,下笔为文,若宿构者。”耶律楚材精通汉文,酷爱古琴艺术,自称有“琴癖”。他在《冬夜弹琴颇有所得乱道拙语三十韵以遗犹子兰并序》中指出:“有我春雷子,岂惮食无肉。旦夕饱纯音,便是平生足。”耶律楚材的古琴老师是弭大用和苗秀实、苗兰父子,喜弹《水仙操》《秋水》《广陵散》等琴曲。耶律楚材的琴技非常高超,并能领悟到其中的真谛。


他弹奏古琴所追求的最高境界要达到“叩弦声自无中出,得构思从天外还”之境。耶律楚材在《冬夜弹琴颇有所得乱道拙语三十韵以遗犹子兰(并序)》中写道:“余爱栖岩,如蜀声之峻急,快人耳目,每恨不得对指传声。”可见耶律楚材对蜀地古琴音乐风格的由心赞赏。耶律楚材的坟墓埋于北京颐和园内、万寿山下东南、颐和园东宫门南侧、文昌阁东北。 


诵馀”七弦琴 正面


“诵馀”七弦琴 反面


“诵馀”七弦琴(图3、图4),长120.1厘米,宽17.9厘米,尾宽13.9厘米,厚5.01厘米。足被虫蛀一块,琴面碰伤多处,岳山处有冰裂纹。琴为仲尼式,通体黑褐色。琴面略呈弧形,琴面为桐木制成,琴面张弦7根,轸足为木质,七轸缺其一。底面用梓木制成,开有“龙池”“凤沼”二孔。背面首部阴刻篆文“诵馀”二字,“龙池”腰内部右侧刻楷书“靖康元年造”,左侧刻“松弦馆重修”。可能被明代常熟虞山派创始人严澂收藏过。 


未完待续......


-参考文献-


陈静《四川博物院馆藏古琴略说》


  • 手机查看

    扫一扫 手机查看

  • 收藏

评论 0条评论

0/300

    TA创建的文章